国学自学网【总群2】:39684423 可加入
国学自学网【佛】群号:92063031 可加入
国学自学网【道】群号:107195069 可加入
国学自学网【儒】群号:118408626 可加入
本站释义,仅供参考!



道德经第三十四章

[原文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原文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泛兮,其可左右。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,功成而不有。衣养万物而不为主,可名于小;万物归焉而不为主,可名为大。以其终不自为大,故能成其大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注音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dà)(dào)(fàn)(xī),其(qí)(kě)(zuǒ)(yòu)
(wàn)(wù)(shì)(zhī)(yǐ)(shēng)(ér)(bù)(cí)
(gōng)(chéng)(ér)(bù)(yǒu)
(yī)(yǎng)(wàn)(wù)(ér)(bù)(wéi)(zhǔ)
(kě)(míng)(yú)(xiǎo)
(wàn)(wù)(guī)(yān)(ér)(bù)(wéi)(zhǔ)
(kě)(míng)(wéi)(dà)
(yǐ)(qí)(zhōng)(bù)(zì)(wèi)(dà)
(gù)(néng)(chéng)(qí)(dà)

[译文]

大道泛兮,其可左右。

大“”是非常宽广的,他包容万物无所不至。可以引用易经里面的那句话“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

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,功成而不有。

宇宙万事万物,都依靠着它(“”)生长,而不用对它辞谢。有功而不居功。

衣养万物而不为主,可名于小;万物归焉而不为主,可名为大。

虽然衣养着宇宙万事万物,而不去主宰它们。因而“道”生育万物,而万物却不知道真正的母亲。“”永远都处于一种无欲的状态,不管做什么都是以无为而治不鞠躬自傲。甘愿当无名英雄。万物都依存于“”可见“”的贡献有多么之大。

“以其终不自为大,故能成其大。

就是因为它不自大,因而成其大。

 [长篇大论]

冯异不居功

刘秀打天下开初,颖川的冯异就投奔到他的部下,被封为主簿。

  冯异自投奔刘秀,就认定刘秀是位贤明的开国之君,因此,忠心耿耿,誓死效力。

  刘秀初起,兵力并不强大,草粮供应也十分窘迫,经常连饭都吃不饱。

  一次,刘秀率兵奇袭饶阳,遇上是三九严寒,又两天未吃饭,真是饥寒交迫!刘秀多想吃上一顿热汤饭啊!

  可是,四周空空荡荡的。但冯异硬是想方设法,为刘秀准备了一碗热汤饭。类似琐事还很多,不能-一表述。这些事情,给刘秀以深深的感激和印象。

  跟随刘秀二年后,刘秀见冯异有大将之才,就将部队分出一部分,让他带领。不久,因他征战有功,被封为应侯。

  在刘秀麾下的将军之中,冯异治军有方,爱护士卒,深得部属拥戴,因此,士兵都愿意在他的部下作战。

  每次大战之后,刘秀都要为将军们评功进赏。这时,各位将军都为争功得赏,大喝小叫,以致拔剑击树,吵得不可开交。冯异却从不争功争赏,每次都独自静坐在大树下,任凭汉光武帝评定。这样,大家就给他取了个雅号,叫”大树将军”。军中无人不知。

  刘秀称帝后,各地仍战乱不已,但大局已定。刘秀定下策略,以平定天下、安抚百姓为主。左思右想,选定冯异率兵从洛阳西进,以平定关中三辅地区。

 冯异率领大军,一路安抚百姓,宣扬刘秀的威,所到之处,纷纷归顺,没有几个月,就完全占领平定了关中、三辅地区,替刘秀又一次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冯异被拜为征西大将军。

  接着,冯异又连续平定数地,威势益震。这时,有奸人在刘秀面前挑拨离间说:

  ”冯异现在在外面,名声大得很。他到处收买人心,排除异己。咸阳地区的老百姓,都称呼他为’咸阳王’。皇上,你可得提防着点啊!”

  刘秀听了,让人把话传给冯异。冯异知道后,十分紧张,马上向刘秀上书自白,请刘秀不要听信谗言。

  汉光武帝真不愧一代贤君,收到冯异的信后,马上回信说:”将军你对国家和朕说来,从道义讲是君臣关系,从恩情讲如同父关系,你根本不用介意奸人的语言。”

  为了表示诚意,刘秀把冯异的妻、子都送到咸阳,还给他更多的封赏与权力。

  而冯异一直到去世,都尽忠王事,而且从来不自居其功。

  人生启示:

古语讲”功高盖主”,”狡兔死,走狗烹”。冯异战功赫赫,兵权在握,若非刘秀是一代贤君,恐怕早已身首异处。另一方面,冯异从不以功自居,坚守旧有的正道,也是终保荣华平安的一个原因。所以,在下者对在上者,切忌以功自居,”无成”才能有成,这就是人生的辩证法。

英雄不可居功自傲

1952年6月,陈赓在代彭德怀主持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工作时,奉调回国,负责在哈尔滨筹建军事工程学院。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,不少志愿军伤残人员来到哈尔滨休养。

有一天,在学院门口汽车站,乘客正排队上车,突然涌过来十几名伤残军人,他们争着往前挤。旁边几个老百姓看不惯,说了几句。这些年轻士兵火了,大嚷:“老子在前方流血牺牲,现在身残归来,还不该享受优待?”群众中有几个转业军人很不高兴,批评了他们。这些伤残军人更生气,他们叫喊着:“除了志愿军司令员,谁也别来管老子!”

陈赓刚好路过这里,看到了这一幕,大喝一声:“我就是志愿军司令员,今天,我就管管你们!”

士兵中有人冷笑起来:“居然冒出个志愿军司令员。”话音刚落,响起一声雷吼:“我是陈赓!”那十几个人一听,“刷”地一下立正,行起军礼,连手也不敢放下来。

陈赓命令警卫员把这些人带走,对群众道歉说:“战士无礼,干部有责,这是我陈赓教育不严。”然后,又向那几个转业军人说:“总算还有几个遵纪守法的,不然,我这个司令员可无脸见江东父老了。”

陈赓把那十几个年轻的伤残军人狠狠批评了一顿,要了一部车子,派人带他们游览斯大林公园和太阳岛,又把他们送回疗养院。

临走时,陈赓同伤残军人一个个拥抱,还刮他们的鼻子,他深情地说:“在战场上,你们都是英雄,是有功之人哪。人民敬重你们,你们千万不要居功自傲。要保持志愿军的荣誉,万万不可把自己降成兵痞。要是人民嫌弃你们,你们就连亲爹亲娘也没有啦!”

【返回道德经目录】